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乱妇乱子在线播视频播放网站_亚洲 都市 校园 激情 另类_97久久精品亚洲中文字幕无码

"北移精神"學習專題
您當前所在位置是:專題報道 > "北移精神"學習專題
不惑之年再出發
發布時間:2020-06-02     作者:孟力  來源:動力車間  瀏覽數:7613   分享到:

“我們只是幫著公司帶帶新人。彬化的明天屬于青年。你們做宣傳的,應該寫寫工地上的年輕人,就別寫我們了。”每當我在彬化工地采訪70后甚至60后時,他們給我說的最多的就是這些話。但在我眼里,他們也是熱血青年。在不惑之年,他們遠離相對舒適及生活了多年的關中,背起行囊再出發,為渭化異地騰飛拼盡全力。今天,我就把鏡頭對準彬化工地上的70后,說說他們的彬化故事。

武辛錄_20200531002404.jpg

男人的淚

“當我把武工父母的視頻轉給他看時,他默默地流淚了。”聽了同行者付荷英的描述,我起初不太相信。武辛錄和我并不陌生,之前家里電路出現問題,他還幫我修理過。看似一個大不咧咧的樂呵人,怎么就輕易掉眼淚呢。

“武辛錄和我一起來的彬州工地,后來又同宿舍住、同部門工作。對他我還是很了解的。”說起辛錄,張銳告訴我,“別看他粗枝大葉的一個人,其實工作起來蠻細心的。”接保檢部的人管轄范圍都是與各施工單位和工藝車間對接的,辛錄主管的是電氣部分。也就是說,和電有關的設備,大到變壓器和發電機,小到插線板接線盒等,品種雜,數量多,涉及全廠所有施工單位。與其他設備不同的是,諸如插板插頭,電筆電線等幾十種電氣材料,都是家庭日常生活中能用到的,容易丟失。所以接貨的時候必須要認真,確保數量;存放庫房時一定要保管好,避免被盜。自從干了接報檢工作后,武辛錄養成了工作日志的習慣,把每天經他手的進出物品以及當天的所有工作都記錄下來。“這樣不容易出差錯。咱管的可都是企業資產,必須把好關。”辛錄告訴我,自己干的就是一份需要耐心和細心的工作。說到細心,張銳給我講了一件事,有次來了批抽風換氣扇,看似一次很簡單的驗貨接收,可辛錄卻不這么認為,他拿著發貨清單,一個一個對應檢查,最終還是發現了問題,一臺備注里寫帶防蟲網的換氣扇卻沒有帶防蟲網。“發貨清單寫得很清楚呀,辛錄立馬打電話和供貨商溝通此事。要是不認真核對,根本就發現不了。”

作為接保檢員,每天7點半上班基本成了常態,白天施工現場卸貨和庫房發貨已經很累了,下班后還得在辦公室整理當天的理貨發貨及開箱檢驗的資料。要完成當天所有的工作,經常熬到月明星稀。即使這樣,回宿舍后還經常會接到送貨司機問路的電話,對此辛錄雖有怨言但也理解“貨車司機很辛苦,這也是咱的工作性質。”

說起家里,辛錄告訴我,“父母在渭南,年齡都大了,多虧媳婦的照顧,才能使我安心這里的工作。男人嘛!不能太兒女情長。”“可是,昨天有人給你看了父母的視頻,聽說你還流淚了,怎么回事?”說到這,辛錄沉思了一下“唉,這個能不說么。”

高楓_20200531002424.jpg

沒有完成的采訪

高楓,75年出生,來彬州時,早已過了不惑之年。由于本部時和我同一車間的緣故,相互比較熟悉。自從他來乙二醇后,聽同事們講過他的一些事跡,就有意想寫篇關于他的宣傳報道。可是來了三次彬州,這個計劃都未得逞。

去年5月份來彬州的時候,高楓的孩子正面臨高考。當我撥通高楓的電話時,他正在四川自貢鍋爐廠家催促發貨,“設備不到位,工期就會延誤。在四川待了好幾個月,就是催促設備制造進度、了解存在問題并協商解決,保證鍋爐設備及時發貨。”就在別家孩子父母全力以赴為高考保駕護航時,高楓卻遠在他鄉,為項目建設的進度奔波著。

立冬過后,當我再次來乙二醇現場,就在小黃樓門前,剛下車就碰見了手捧一大堆資料的高楓,他的嘴唇有些干裂,握手時,一種涼透了的感覺。那次采風主要集中在開工鍋爐點火的準備工作上,作為鍋爐主管工藝技術員,必然就成為我的采訪對象。

在現場,我看到高楓帶領著幾名青工跑前跑后,一會是催促施工人員加快進度,一會是天然氣管道吹掃,一會是整理控制室衛生……每次見到他,都是風風火火,沒說幾句話就匆匆離開了。“對不起,實在是沒時間。”就這樣,為了不打擾他的正常工作,我決定回到渭南后繼續電話采訪。

“我這會還在現場,忙完了再給你打過去。”晚上10點鐘,電話那頭的高楓依舊在忙。”

“昨天怎么沒給我回電話?”第二天當我再次撥通他的電話時,他連忙解釋“不好意思,回去都凌晨了。這幾天都在忙開工鍋爐的事。這樣吧,等忙完了這陣子再聯系。”于是我的第二次采訪也無果而終。

這次到彬州前,聽彬州同事說由于“開工鍋爐運行”,高楓就成了公司疫情后首批復工的人員之一,“那段時間高工真得很辛苦。吃住在廠里,只要開工鍋爐有活,他都會第一時間趕到現場。”參與開工鍋爐點火、首批復工的青年焦旭告訴我。“現在1號鍋爐正在做點火前的準備工作,高工忙得更是焦頭爛額。”

為了吸取上次教訓,在不打攪高楓正常工作的情況下完成采訪任務。我準備利用午休或晚上的時間進行。“你回來么?我在公寓樓等你。”“還在現場,估計還得一會。”看時間已晚加之還有其它采訪任務,我只好改在第二天午飯時刻再來一趟。可當我再才到高楓宿舍時,他的舍友王秀成告訴我,“他中午從來就不回宿舍,吃完飯就去辦公室了。”

就這樣,我本次彬州之行依舊未能完成對高楓的采訪。

解錦濤_20200531002412.jpg

在車里辦公的人

5月21日,在返回的路上,我們與公司的兩名回渭職工拼車同行。鄰座修造部70后技術員解錦濤一路都在筆記本電腦上敲打著鍵盤。出于好奇,趁他不注意,我按下了手機鏡頭。

“干嘛呢?一路上都在辦公。”

“哦,在彬州時都忙了現場,只能在路上整理這些文字工作了,現在我正在做的是彬州庫房工器具清單。”

解錦濤告訴我,為了配合彬州公司項目試車,修造部已經派了4名檢修人員到彬州提前熟悉裝置現場。“后面來的人,還要靠這些先遣軍帶呢。”他說,修造部已經為彬州項目開車做好了準備,隨時聽從公司安排。“我呢,現在是兩地跑,彬州工地上如果需要就隨時過來幫忙。”

武辛錄、高楓,還有車上遇到的解錦濤,他們都是70后,雖過四十,依然熱血。他們遠離已經“70后”的父母,放棄相對舒適的關中生活,帶著對企業的愛和人生無止境的追求,不惑之年的他們依舊選擇再出發。